过气文手在线拖更
除了挂人,我的原创博文禁止转载!

[刘卢]蛇狮相性观察日记7

取了点钱买了个便宜手机用来码字
毕竟下个学期高三了就不是很方便去团委办公室蹭电脑码文了啊
不管怎么说,刘卢一生推!不论花多大努力我也一定要完成这篇文的!!!
手机不方便搞链接,我找机会用电脑发链接吧,想看前面内容的同学麻烦自己点一下我的主页了,抱歉。
来了!

补链接

设定

之前的章节12 3456

番外:方王·星轨


————————————————————————
其实我是个好学生的,我发誓,杀人放火的事一样没做过,是个完美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五讲四美好青年。 
所以,不就是一不小心打翻了云秀老师的药剂嘛,完全没有必要罚我跟包荣兴一起去禁林巡夜啊对不对! 
我这么跟本子说,末了画了一个偷偷抹泪的颜表情。 
“卖萌也没用哦,你这真的很危险啊,还好那只是半成品,如果是研制成功的迷情剂,你们整个教室的学生都要去见方神那个毒奶。” 
……哇,听你这么一说真的超害怕的。 

“其实前辈没必要跟我来的啦……”卢瀚文小声说。 
“那么请你松手不要拽我袖子好吗?”刘小别面无表情。 
起因是卢瀚文好死不死非要跟人打赌,赌自己能不要人陪着独自绕着学校走廊走一周,结果因为怕黑又怕鬼被巡夜的韩文清的钱包脸吓哭,这还不算,隔两天他就收到消息,说禁闭内容出来了,跟包荣兴去禁林巡夜去。 
刘小别听了之后觉得,跟着包荣兴那二货那还得了。 
他不放心,于是趁着占卜课结束,帮王杰希收拾茶叶渣的时候跟王杰希申请晚上跟卢瀚文他们一去去禁林,理由是去照看后辈。 
“是那个叫卢瀚文的格兰芬多吧。”王杰希说。 
“……啊?”有,有这么明显吗??? 
“没什么,你去吧。”王杰希伸手挠着一只猫的下巴,小声说,“金星即将易轨……” 
“……啊?什么意思?” 
“自己想。” 
总而言之,这就是刘小别现在提着油灯,走在禁林里身上还挂着只瑟瑟发抖的卢瀚文的原因。 
“前辈前辈我好怕啊,万一有鬼怎么办?” 
“这有什么可怕的,你连比鬼还可怕的韩文清都见过了不是吗?” 
“可是可是,可是真的好黑啊!qwq”卢瀚文的声音里带着点儿哭腔,尾音还在微微发颤,一边吧刘小别的袖子拽得更紧。这时一阵风吹过,小提灯啪的一声熄了,他惊叫一声拔腿就要跑,还是刘小别一把拉住了他。 
“别闹,那边有光。”他扬了扬下巴。 
不远处的树干间隐约可见淡淡的银光,比月光更亮更柔和,温蕴似水。刘小别抽出魔杖念了声“荧光闪烁”,点亮魔杖,拉着卢瀚文凑过去看。 
凑近了就能听见微弱的抽气声,或者应该是……更像马匹呼气的声音。那个生物刨了刨蹄子,走了出来。 
那是一只独角兽,有着雪一般的皮毛和鬃发,眼珠子是近乎宝石般的紫罗兰色,比拉文克劳的冠冕上的宝石还亮千百倍。独角兽看见他俩也不害怕,慢吞吞走出来,低下颈子轻轻去蹭卢瀚文的脸。 
“没事的,罗辑教授独角兽很温顺,不喜欢主动攻击人。”刘小别对微微偏头看他的卢瀚文说,“看样子它挺喜欢你的,罗辑教授说过,独角兽喜欢小孩子和……” 
……和处子。他没敢说。 
卢瀚文试探着举起手,那只独角兽像是明白他的意思一般,转头伸出舌头去舔他的手心,卢瀚文觉得痒,忍不住笑了出来。 
“啊啊好了好了好痒啊!” 
刘小别看着他笑,神使鬼差般举着魔杖在半空中划了四下,划过的地方留下四道隐隐的光晕,正好把卢瀚文框在里面。 
……不对,我在干什么呢。 
刘小别放下手,别过脸去。 
该死的,想什么呢。 
他不知道几百米开外的王杰希的卧室里,大小眼的预言家呷了一口茶,淡淡的说:“金星入轨。”方士谦拨开他身边的猫想凑过去,被王杰希瞪了一眼。 
“怎么了?”他假装没看见。 
“丘比特已箭在弦上。”王杰希说。 

“……你……当时在禁林吗?”我问。 
“没啊,我当时在宿舍。以上都是肖时钦大大制作的追踪甲壳虫发来的哦,该商品已于xxxx年在韦斯莱把戏工坊正式发售,好评包邮哦亲!” 
请不要一言不合就植入广告好吗,真的好尬啊我说! 
————————————————————————
啊……王杰希占卜那一段我乱编的,金星守护神不是爱与美之神阿狄洛芙忒吗,所以就是即将爱上的征兆。
今天高考第一天,考生们加油!为你们打call!!!!!
今天的段子是[方神的烦恼]!
霍格沃茨最欲求不满的男青年,方士谦榜上有名。
说真的,跟王杰希交往这么久,迄今为止除开极个别情况王杰希自愿献身以外,他们这些年来making love的记录少的可怜,大多数时间只剩下了牵个小手手来个爱的抱抱还有浅浅的亲吻,纯情得连罗辑都叹为观止。
“我说你俩不是不行吧?”叶修说。
方士谦给了他一个无比坚定的中指。
这事儿事出有因。王杰希怕疼跟他爱猫一样出名。第一次做的时候两个人难免生涩了些,加之方士谦好不容易把一直喜欢的人拐上床,一冲动过分了些,以至于事后王杰希腰疼了三天,连猫都没得撸。
从此之后王杰希就非常节制了,毕竟他怕痛嘛。这倒苦了方士谦了,他用尽心机甚至想过下药,然而王杰希是谁啊,人家可是先知王半仙呢,老早就掐指一算料定他的打算,有一次不但躲过了,还报复似的往方士谦的咖啡杯里掺了猫砂。
方:杰西啊(*꒦ິ⌓꒦ີ)我们来做吧真的其实很舒服的,你看你那一次——
王:不听不听和尚念经。
方:麻辣个鸡。
总而言之,今天的方士谦大大也在为了跟王杰希大大嘿嘿嘿而奋斗呢!加油吧,方神!(拍肩)

评论(17)
热度(126)
© (˶′◡‵˶)饼砸だ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