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文手在线拖更
除了挂人,我的原创博文禁止转载!

[刘卢]蛇狮相性观察日记20

开学前的一更……我最近又开始吃快新了(捂脸)
大家有什么同人文推荐吗w
门钥匙 
——————————

“啧。”刘小别忽然说,“我把明天要交的论文落在黑魔法防御课教室了。”

彼时D.A.刚刚开始今天的集训,刘小别正想着要不要提前教卢瀚文铁甲咒,反正小家伙已经完全掌握了缴械咒,现在闲得没事干正在拨弄靠垫上的穗子。

“没关系啊,前辈你去嘛,然后我就顺便再闲一会儿了,多好啊。”卢瀚文说。

这话要是换成袁柏清来说刘小别肯定直接怼死他,但换了卢瀚文刘小别就舍不得了。这小鬼,我平时是不是对他太好了啊?刘小别反思,然后把卢瀚文丢给袁柏清让他帮忙看着会儿,自己去教室找作业。

夜晚的教室自然是没有人的,刘小别开了荧光咒便进去了,不消片刻便找到了被叶修捡到放在讲台上的论文。论文让叶修好心修改过了,只是刘小别想您老行行好别用这么显眼的大红墨水行吗,这是要交的啊。

论文折好收进口袋,刘小别打算尽快回有求必应屋。也不知道卢瀚文有没有认真练习,他想了想卢瀚文一脸认真而不自知地专心怼袁柏清的画面,没忍住嗤笑了一声。

“前辈在笑什么呐?”

刘小别回头,看见卢瀚文歪着头,眼睛眨巴几下。

“你怎么在这里?”刘小别说着想去揉他的头,被卢瀚文向后退一步给躲开了。刘小别没想到他会是这种反应,手停在半路有些尴尬,于是收回来咳了一声。

“其实我是有事要跟前辈说。”卢瀚文说,神情淡漠。

刘小别隐约觉得有些奇怪,卢瀚文的态度不该是这么冷淡的才对,现在的卢瀚文看上去冰凉疏远,眸光利得像刀。刘小别有些发慌,总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不愿面对的事来。

卢瀚文说玩那句话就停住了,似乎在等他说话。于是刘小别轻轻开口:“什么事?”

嘶哑得不像他自己的。

果然卢瀚文又开始说话了:“前辈你知道吗?其实我挺讨厌你的。”

刘小别没想到自己这么平静,他还以为自己可能会因为悲愤而跟他同归于尽的。然而他没有,毕竟在以往的噩梦里这样的场景他也见过不少次。想来也是,一直以来他对卢瀚文好都是一厢情愿而已,谁知道卢瀚文心里想的呢?

所以他只是不动声色地揪住了心口的位置,十分镇定地回答:“是这样啊。”

“对呀,前辈真的神烦的。你以为我很想理你吗?为了不折你面子而已,还整天自以为是地摆着个臭脸,我又不欠你。”卢瀚文一步步朝他走过来,刘小别没躲也没去看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于是他在他面前站定:“对了,学长你不会是喜欢我吧?啊,超——恶心呢。”

“你不是瀚文。”刘小别冷声道。

“嗯?前辈你在说什——”

下一瞬间卢瀚文被人狠狠掼倒在地,挣扎了两下忽然变成一个苏沐秋模样的尸体。来人啧了一声,抽出魔杖念叨一句“滑稽滑稽”,那具“尸体”忽然抽搐了一下,变成了一个——穿着粉红色小洋裙的韩文清。

“呕,这种款的老韩好恶心。”叶修摇头。

“你是不是皮痒?”韩文清在一旁狠狠地捏了捏拳头。

“那可别吧,别又把它放跑了,我还想回去睡觉呢。”叶修打了个哈欠,起身找了个柜子把那只画风清奇的韩文清塞了进去,“刘小别你没事吧?”

“啊?嗯,还好。”刘小别原本还在发呆,听见叶修问他便回神回他了一声,“是博格特?”

“对,一种能反映人心目中最恐惧的事物的东西。”叶修点了支烟,“之前关在地下室的那一只叫皮皮鬼放出来了,没吓找你吧?”

“没,倒是被叶教授你的恶趣味吓了一跳。”

叶修在韩文清愈发难看的脸色中干咳了几声,拍拍刘小别的肩说好小伙子忘了吧,这些不重要的东西都忘了吧,然后凑近他耳边轻轻说道:“有些事情别多想,想不明白当面去问问就好了。”

刘小别明白叶修的意思,但他不敢找卢瀚文去问。谁又能保证卢瀚文的回答跟那只博格特嘴里吐出来的不一样?他说是跟叶修说自己没事,实际上心尖上早就被它的话一刀一刀割开,鲜血从里面汩汩地流出来。

痛得要死。

“前辈你怎么还在这里呀?”

刘小别一抬头,看见卢瀚文就站在不远处的楼梯口。另一只博格特?刘小别正想着那个卢瀚文便跑了过来,轻轻牵起他的手。

“大家看你这么久都没回去可担心了,我就跟袁前辈自告奋勇来找你啦。我们回去吧?”卢瀚文说着就要牵着他走。

手心里的温热身躯驱散了一点夜里的寒气。这个是真的卢瀚文,刘小别想。

“卢瀚文你讨厌我吗?”刘小别问他。

“不讨厌啊?前辈对我这么好我为什么要讨厌你?”卢瀚文疑惑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啊,不过如果前辈能多笑一点就好了,明明笑起来很帅嘛。”

刘小别想起那只博格特也说他整天一张臭脸的。我只是习惯性面无表情啊?他无奈地一哂。

“唔,笑得不要这么苦涩嘛,来好好笑一个!”卢瀚文纠正他。

刘小别心头一热,酝酿了片刻,冲卢瀚文笑了一下。卢瀚文霎时间小脸彤红,结结巴巴地说这样就对了嘛多帅呀。“你不讨厌?”刘小别又问他,卢瀚文回答说怎么办呢一点都不讨厌呀,前辈最好了。

刘小别抽回手,在卢瀚文略带疑惑地回头时弯下腰搂了他一下。

“谢谢你。”他听见自己说。

心口没那么疼了。
——————————
虽然掺了一点玻璃但确实是糖
谢谢 @姓叶名修字绮聆

评论(3)
热度(81)
© (˶′◡‵˶)饼砸だ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