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什么,鸽了

[刘卢]蛇狮相性观察日记22

观察日记已经确定出本大家支持下啊!!!♡
门钥匙 
本子预售信息 
————————————
22

霍格莫德村,三把扫帚酒吧。

“我有话直说了。”刘小别摇了摇那杯黄油啤酒,“我决定跟瀚文告白了。”

“哦。”袁柏清应道。

“……”袁柏清沉默了一下。

“——你再说一遍???”袁柏清差点把脖子扭断。

刘小别的眼神仿佛在说圆白菜你怕不是个傻子吧,被对方回以一只坚定的中指。

决定跟卢瀚文告白这件事刘小别从上次的博格特事件后已经深思熟虑好久。他仔细回想了这一年半以来跟卢瀚文的相处之后终于想通了一件事,然后恨不得一巴掌呼死那个傲娇闷骚内心戏还贼特么多的自己。

刘小别!你是有多瞎!!!才看不出人家也喜欢你啊???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他自己,卢瀚文不傲娇不闷骚内心戏不多辣么耿直的一个boy不也一样没看出来。归根结底是关心则乱,他们把对方在心底的位置放得太重要了,因而患得患失,小心翼翼几近怯懦。

袁柏清对这个忽然开窍的刘小别简直惊为天人,顺便吐槽一波作者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好伐。刘小别呷了一口酒,忽然盯着袁柏清看。

“话又说回来,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吧。”刘小别说,“卢瀚文也喜欢在我这件事。”

哇你怎么那么凶,而且这事儿怎么就怪我咯明明是你瞎!但是这么说,长期看戏如今东窗事发的袁柏清看这人一副准备兴师问罪的样子知道自己药丸,赶紧打哈哈:“嗯啊哈哈我怎么会知道呢——”

“知道什么呀?”卢瀚文问。

袁柏清差点咬着舌头。

“你怎么在这里?三年级以下学生不可能被放出来的。”刘小别看着卢瀚文。刚才的对话他听见了多少?

不过看上去卢瀚文是刚到的,最多听到了袁柏清那句话。他熟稔地敲了敲袁柏清面前的桌子,后者识趣地挪开屁股腾出位子让他挤进来。

“我知道啊,韩文清在门口守着呢,那表情可凶了。”卢瀚文说,“所以我是从另一条秘密通道过来的。好渴,有喝的吗?”

刘小别立刻帮他叫了杯果汁:“——后那条?不是让石头给堵上了吗?”

“不是那一条,是打人柳底下那一条,我从黄少送的污点地图上发现的,可以直接通往尖叫棚屋。”

“什么地图?”袁柏清插嘴。

“污点地图啊,去年圣诞节黄少送的,我还以为是废纸差点丢了呢。”

卢瀚文说,一边献宝似地抽出一张破羊皮纸和魔杖,放在桌子上敲了敲:“看哦。我我庄严宣誓不怀好意。”然后指着羊皮纸上渐渐显现出来的图画给他们看,“就这条啦。”

刘小别和袁柏清便凑过去看,卢瀚文趁机喝了一大口果汁换了换气儿,“对了,刚刚前辈你们在说什么?什么知道?”

“咳咳小卢小卢你要不要尝尝这儿特色的黄油啤酒啊。”袁柏清慌忙撇开话题。

“不行,他还小。”刘小别皱眉。

“怕什么,只是酒精饮料而已,度数又不高——”袁柏清摆摆手。卢瀚文于是接过杯子,在刘小别伸出手之前伸出舌头小口地舔了一下。
然后刘小别眼睁睁看着卢瀚文“咚”地一声倒在了桌子上。

“瀚文他在我家吃个啤酒鸭都能醉的。”刘小别无奈道。

袁柏清:???

结果话也没谈成。刘小别打了个招呼就要送卢瀚文回去。当然不能走正门,刘小别才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韩文清的大黑脸解释大半天,这不还有条密道吗。

于是刘小别照着那张污点地图找到了尖叫棚屋里的密道,背着卢瀚文钻了进去。

密道里长年没人通过,空气又不够流通,故而散发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霉味儿。刘小别皱了皱眉,就察觉到背上人轻轻耸动了一下。

“醒了?”

“嘘,安静。”卢瀚文十分坚定地打断他,因为刚醒来的缘故声音还有些迷糊,“这是做梦吧,前辈背着我走在密道里什么的。”

“不是做梦。”

“那我为一个问题哦。”卢瀚文抱住他的脖子,趴在他耳边轻轻说,气息吹在耳廓上有些痒。“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来了。

刘小别知道这个问题他们之间早晚要摊牌的,只不过换了以前的他可能会抵死不认,然后惹得卢瀚文又灰心丧气使小性子。但是现在不会了。他想。

“知道啊。”他回答。

然后肩膀就被人小小地咬了一下,虽然不疼。

“不疼,看来是梦。”卢瀚文十二分认真地点头。

刘小别哭笑不得。所以这小鬼是要他怎样?他张了张嘴打算强调一遍,却发现小家伙已经松开了抱着他脖子的手,小脑袋耷在他的肩上,呼呼的睡得很香。

……所以刚才其实是在耍酒疯吗!臭小鬼!

刘小别叹了一口气,腾出一只手在卢瀚文头上摸了一把。

“是真的啊。”

得把告白提上日程了。刘小别想。

评论(8)
热度(82)
© 性感饼砸,在线锤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