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文手在线拖更
除了挂人,我的原创博文禁止转载!

[刘卢]星屑核心02

时隔多年的更新(x
感谢帮忙码字的酌语~
顺便万圣快乐♡
空间站 

chaper 2.回微草
刘小别没有随身携带零食的习惯,身上自然是没有食物。不过飞刀剑上应该放了一些应急的干粮。反正小家伙开着来的飞船是不能用了,这么老的型号也没有拉回去修理的必要,于是刘小别直接带着卢瀚文回了自己的飞船上,从柜子里翻出来一包压缩饼干,看了眼保质期丢给他。
“只有这个了。”
卢瀚文脸上嫌弃的意味十分明显:“这个吃起来好干的,没味道。”
刘小别举起一条巧克力:“还有这个。”
卢瀚文嗷呜一声把它叼走了。
但是过期一星期了。刘小别把这句话咽了下去。
趁着卢瀚文填肚子的当口刘小别打开了通讯频道,打算跟舰上汇报一下情况。
信号一接通刘小别就收到了来自高英杰的讯息,看样子对方尝试联系自己有一段时间了:“刘小别,刚刚蓝雨发来消息,说是他们舰上的一个叫卢瀚文的孩子失踪了,你那边有发现什么吗?”
“卢瀚文?巧了,我这边就有个自称是卢瀚文的小孩子。”刘小别说着指了指身后还在狼吞虎咽的小鬼。
话音刚落频道里就蹿出来一条陌生的IP码,一个新的对话界面冒了出来:“什么什么有人在说小卢吗有人看到小卢了吗,哪里哪里,那臭小鬼在哪里???”
妈的黄少天。
这时候卢瀚文凑过来管刘小别要水喝,于是顺理成章的就进了镜头。卢瀚文刚出现在画面里时黄少天安静了一秒,然后勃然大怒的喊道:“卢!瀚!文!!!”
“啊啊啊黄少!!!”卢瀚文也尖叫起来,七手八脚的想扑过去把通讯关掉。那一边黄少天早就哗哗叭叭地说开了,语速太快刘小别听不清楚,只觉得蓝雨这一大一小的吵的不得了。
卢瀚文终于找到了开关,毫不迟疑的摁了下去。通讯频道立刻就消失了,飞船上的两个人各自松了一口气。
“行了,东西也吃了水也喝了,黄少天的通话你也切了,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刘小别用食指敲着操作台。
“好吧。”卢瀚文点点头,盘腿在他身边坐下。
“第一,”刘小别竖起一根指头,“你是不是蓝雨那个‘星星的孩子’?”
之前刘小别总觉得自己认识这个少年,现在总算想起来了。蓝雨舰的舰宠一般的人物,被人们称为“星星的孩子”的少年卢瀚文,去年刘小别随王杰希去蓝雨开会时远远的看过一眼。
“哦,他啊。”卢瀚文说,“我是说,我是。”
他并不打算隐瞒,毕竟他的身份在人类中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卢瀚文的父母都是上一批的探索员,两人在星空里相识相知相爱,然后诞下了卢瀚文这位星之子。那之后卢瀚文就在航行于宇宙的飞舰上长大。后来反殖民派向探索队发动了进攻,卢瀚文的父亲在掩护其他人员撤离时牺牲,她的母亲被打算趁乱捞一笔的星际海盗掳走。等到刘小别他们这一批探索员出发后,蓝雨舰在他们负责的区域里发现了一搜小型运载飞船,飞船里就是昏过去的10岁的卢瀚文和他母亲的尸骨。
因为经历特殊,联合国为了安抚他让他小小年纪就拿到了上士头衔,还被那帮蓝雨的大老爷们护的跟自家崽儿似的。今天这吹的什么风,居然让这小鬼到离他们蓝雨几百光年的宿敌微草的地盘上来啊?
“嗯,这个说起来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呢。”卢瀚文挠挠头,“昨天郑轩哥哥怂恿我把黄少的夹心饼干里的奶油换成牙膏和芥末,然后把他的茶换成秋葵汁。结果黄少中计之后恼羞成怒,在飞舰上寻死觅活,我怕被打,就跑去停机坪随便找了架飞船开出来打算避一避风头。”
“于是你就开着开着来了微草?那你完了,你们黄少这下更饶不了你了。”刘小别挑眉说道。
“我不是我没有!我一开始并不打算飞这么远的!”卢瀚文委屈巴拉的对手指,“但是飞了一会儿后我就撞上了宇宙海盗,还是两伙。人家原本在对轰呢,一见我就一起来追我了。我花了好大力气才把他们摆脱掉,谁知道马上又遇上了宇宙风暴——等我醒来我就在这座小行星上了。”
“哇。厉害厉害,可歌可泣。”刘小别想了想,然后说。
“第三个问题。”刘小别迟疑了一下,“你们舰长和黄少有没有什么猛料?”
“……这是什么鬼问题啦!”
“哦,我们舰长想要。”
“……”

很快两个人就坐着飞船回了微草,回去的路上刘小别接到袁柏清的讯息,袁柏清跟他抱怨黄少天几乎把微草每一个人的通讯频道都炸了一遍,吵的要死,仿佛是他们微草把人掳走似的。
“顺便他和喻文州的飞船后天就到。”袁柏清苦哈哈的,“我得让舰长看着师父别让他把碘酒泼到人脸上去。虽然老实说我也很想这么干,但我恐怕打不过黄少天。”
“你傻了吧,舰长肯定是和方前辈一起怼人家啊!”刘小别说。
在微草舰成功着陆后,卢瀚文迫不及待的跳下了飞船,一落地就开始东张西望起来。
“喂你悠着点。”刘小别怕他摔着出声提醒,小家伙则在原地跳了跳表示自己好着呢。
刘小别翻了个白眼,一抬头看见王杰希领着一伙军官走来。他赶紧行了个军礼,王杰希点点头。
“您就是微草舰的舰长吗?”卢瀚文从刘小别身后探出头来,盯着王杰希看了一会儿,有点失望,“和黄少说的不一样啊。”
王杰希蹲下来:“哦?你们黄少怎么说我的?”
“他说微草的王杰希左眼有乒乓球那么大,右眼只有芝麻豆子那么小。”
方士谦:“噗。”
刘小别以为自家舰长会被气的暴起杀人,但王杰希只是揉了揉卢瀚文的头,好声好气的说:“你们黄少说话太多了,大脑缺氧,所以看东西不清楚。你不要学他。”
“哦哦是这样吗。”卢瀚文老老实实地点头。
……不,不是这样的啊!
“小别,你带卢瀚文去你那儿吃点东西,洗个澡然后休息一下。”
“啊?为什么是我?”刘小别一懵。
王杰希瞥了一眼卢瀚文拉着刘小别袖子的手,挑起眉,意思是那还用说?刘小别扶额,拉着人走了。
鉴于卢瀚文已经在飞刀剑上吃了一些压缩饼干,现在应该并不饿,刘小别只去餐厅帮卢瀚文要了一碗皮蛋瘦肉粥。保险起见他还额外要了一些广式点心,万一粥不够还可以临时垫垫肚子。回到房间时卢瀚文已经洗完了澡,身上随便裹了条浴巾,光着脚满屋子吧嗒吧嗒的跑,水珠从发梢滴落,滴的到处都是。
“啧。”刘小别把饭放丢桌子上,指着椅子对他说,“你过来,好好坐着。”
现在的状况是谁有饭吃谁就是大佬,所以卢瀚文乖乖走过去坐好。
刘小别把碗筷什么的统统摆好,示意他可以开吃了,自己则走到一边打开衣柜。刚刚卢瀚文的衣服都送去洗衣店了,只好先穿一会儿他的衣服。
刘小别的衣服很少,种类更是不多,出去几件制式的军服和必要的贴身衣裤就只有打底的衬衫和休闲服。他稍微纠结了一下,拿了件长款的白衬衫出来丢给卢瀚文,叫他吃完饭就换上。
“没有内裤吗?”
“……总不能让你穿我的吧?”
“唉不能吗?可在我们蓝雨舰上舰长和黄少两个人有时就会穿错对方的——”
“???”
刘小别觉得,先不说你怎么知道的吧,蓝雨这种不拘小节的教育方式,真的没有问题的吗?

为什么我总喜欢把小卢写成天然诱受呢(托腮)

评论(4)
热度(44)
© (˶′◡‵˶)饼砸だ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