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了,现在主攻fgo,刘卢过来的小可爱请三思
顺便是只鸽子

[刘卢]圣杯

大家好这里是许久没有更新的饼砸
本来这个是刘卢群里玩游戏的预备稿,结果被告知超字数了_(:ι」∠)_前两天忙着三模考试就没来的及赶520的期,今天码上
Attention:一些设定
1.是fate/stay night的pa,也就是圣杯战争的paro。卢瀚文是魔术师御主而刘小别是英灵从者,职阶是saber(剑士)。
2.(写给没看过fate的读者)英灵就是历史上为了世界历史走向作出了一定贡献的历史人物的灵魂体,多数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能力。但也存在本身并不足以位列英灵座但是被圣杯选中作为某种抑制力量被召唤的存在
3.刘小别已故设定√小卢暂时没有认出小别设定√
4.是短打,玻璃渣,可能会有后续,随缘吧
以上

“Servant,Saber,谨遵您的召唤而来。”
卢瀚文抬起头,目光越过召唤阵残余的红色幽光,与青年模样的英灵黑色的眸子短兵相接。那只是一瞬间的事,下一瞬间英灵垂了眼,单膝跪地,执起他的手,在手背上的血色令咒上落下一吻。
“——向您效忠,我的……”
他顿了一下。
“我的,Master.”

卢瀚文忽然想起了刚刚召唤出saber时的事,现在回味起来,当初见面时的第一眼,英灵的眼神和态度似乎包含着某些难以形容的情绪。
“是从我身上看到了谁的影子吗?”他问他。saber愣了一下,然后不知为何颇有些恼火地揪住他的脸可劲儿地拉扯:“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啊?!”
“——洞洞洞(痛痛痛)!!!”
还有一次,saber倚在餐桌另一头的椅子上,压着他把盘子里的西兰花吃光。卢瀚文不喜欢吃西兰花不喜欢喝牛奶,而英灵似乎很清楚这一点,每次都会提防他偷偷倒掉。吃完最后一口时卢瀚文给噎得直翻白眼儿,而对方又很适时地推过来一杯冰牛奶。
“——?!”你怕不是想谋害你家master好独吞圣杯吧你个假servant!
“说起来,我还没问过master你吧。”saber敲着桌面示意他喝光,“master是为了什么参加的圣杯战争?”
卢瀚文猛的攥紧了杯子。
“这个问题,以后不要再问了。”他小声说,“我不是什么正义的伙伴,听了我的回答你会失望的。”
“——看来是为了挽回什么失去了的东西,对吧。”
卢瀚文闭了闭眼。
“对。”
那是一个有关他的恋人的愿望,有关他那一年前死于车祸的、也会耐心地花半个多小时逼他吃下不喜欢的食物,有着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的恋人的愿望。正因为过度思念那个人,幻想着能再一次见到对方,于是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为赌注,响应了来自圣杯的选召,将一切希望全然寄托于被称为“万能的许愿机”的奇迹之釜。不是什么世界和平的大爱的祈愿,只是一个绝望的恋人可耻的私心而已。
Saber默然,站起身,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卢瀚文没有躲开,他抬眼看向英灵的眼睛。英灵的眼睛也是浓烈的黑色,就像他已故的恋人那样。
“那你呢?saber又向圣杯许下了什么愿望?”
Saber淡淡地笑起来。
“我啊……”

“我啊……”刘小别开口道。
他的目光悄然无声地在自己的master的身上游走,他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仿佛只是很平常地审视自己的御主。
“我向那个声音许愿,希望能再见那个人一面。”他说。
现在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了,他想。

评论
热度(22)
© 性感饼砸,在线锤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