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文手在线拖更
除了挂人,我的原创博文禁止转载!

[阿拉什咕哒♀]树洞先生

高考后的复健短篇
这次虽然是阿拉什咕哒但是咕哒子没什么存在感,基本上是阿拉什在大家的帮助下渐渐审视自己对立香的感情这样的故事
状态不是很好,大家凑合看吧qwq过两天我把立香的ruler设定放在tag上
本篇是阿拉什乙女,雷者慎点
以上
祝大家食用愉快

『树洞先生,我恋爱了。』

1.
阿拉什翻看信件的手指顿了一下。

2.
阿拉什记得第一次看见藤丸立香的时候是自己大三那一年的社团招新会,作为弓道社的一员自然也被社长拉去充壮丁了。“——因为吉尔伽美什说什么都不同意,罗宾汉又不知道去哪片林子野去了,卫宫还要去美食社帮忙,所以只好拜托阿拉什这次多出点力啦!”社长当时这么说。
当然阿拉什并不抗拒帮忙,事实上他老好人的性格在学校也是十分有名了。虽然对于在招新会上抛头露面多少还是有些羞涩,最后好歹还是跟着社长去了场地。
那之后直到第一次遇见藤丸立香中间发生了些什么事阿拉什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大概也就是些很平常的社团活动展示吧。然后那时他应该是口渴,转身拎起水壶正要打开盖子,忽然听见极其轻微的咔嚓一声,回头就看见一个女生,手里举着只看上去就很昂贵的单反,右手食指还按在快门上没来得及收回去。
“……”阿拉什眨了眨眼睛。
“——啊!被发现了!”女生下意识要把相机往身后藏,却忘了相机带子还挂在脖子上,于是整个人卡在了一个很滑稽的姿势,反而显得更加明显。因为太好笑了,所以阿拉什很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喂,不许笑啦!”女生朝他龇了龇牙做出威胁的表情,可惜一张娃娃脸毫无威慑力,反而……嘛,怎么说呢,有点像常驻在食堂对面的小树林里的那只橘猫。
“你是新生吗?”阿拉什冲她笑了笑,转移话题。
“不哦,我已经大二了。”
阿拉什闻言打量她了一会儿,橘发金瞳娃娃脸,他仔细回忆半天,觉得并没有见过女生。
“我大一一开学就作为交换生去了时钟塔啦,这个学期才回来的。”女生笑嘻嘻的,“然后被好朋友拉进学校报社了,今天是第一次上班。”
“所以刚刚是在为报社取材吗?”
阿拉什眼睁睁看着少女莫名其妙的又红了脸。
“啊,算是吧。所以,”她举起相机,“可以再让我拍几张吗?我可以考虑让你们弓道社上头版哦。”

3.
阿拉什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在不自觉的摩挲着手上的信纸。
信纸他认得,那是半年前他和藤丸立香还有几个朋友一起去旅游的时候,在景区的纪念品店里买的手作信纸。当时立香拿着这个向日葵的信纸和另一个风信子的信纸问他哪个好,他想了想说风信子吧,于是立香把风信子的信纸放回去,拿着向日葵的去结账。
“……啊?”
“阿拉什的审美跟我是相反的,所以阿拉什选什么我再选另一个就好啦。”她这么说。
“喂喂,我的审美哪有这么不堪啊?”他哭笑不得。
现在立香选中的信纸中的一张正躺在他的手里,上面只有寥寥几行字。
『我恋爱了。』
立香的恋爱对象啊。
阿拉什默默地想。
会是谁呢?
他忽然有些嫉妒立香想要告白的对象了。

4.
那次招新会上的初遇后阿拉什很长一段时间没再见过女生,倒是他们弓道社真的被安排在了头版。头版的那张照片被社长特意那给他看过,照片上的他微微眯起眼睛,额前的碎发上沾着几滴汗,古铜色的皮肤紧紧绷起,一张木弓被他拉得如同满月。
“这么看阿拉什很帅哦!”社长这么夸他。
再见到立香是校报发行后的第二个星期三,地点是在学校食堂。当时他排了好久的队才好不容易轮到他,该付钱时才发现忘了带饭卡。
……不是吧,又要重新排吗?
这时候有人戳了戳他的肩,他回头,一只捏着饭卡的手从他肩头越过,直直递到他眼前。
“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先用我的卡哦。”女生朝他一笑,晃了晃手里的卡。
“啊,谢谢,”阿拉什如蒙大赦,回头却发现自己并不记得女生的名字,顿时比之前变得还要尴尬些,打算接过饭卡的手也顿在那里,“……嗯。”
“……学长,你不会不知道我名字吧。”
阿拉什点头。
“立香。”女生于是指着自己,“我叫藤丸立香,学长可以叫我立香哦。”
“我管你立香坐香,”打饭阿姨用铁勺子狠狠敲着餐盘,“你们两个到底打不打饭?!”

5.
后来?
后来两个人交换了联系方式——“以后说不定要经常麻烦学长咯。”立香这么说——之后阿拉什果然经常被女生约去图书馆,请求他帮她补习。后来不知怎么逐渐演变成了互相帮忙占座和打饭,再后来是每星期一次的相约撸串,等他回过神,已经以男闺蜜的身份帮立香解决过多次来自他人的告白了。
“所以,学长和前辈是在交往吗?”某一次立香身边那个粉色短发的小姑娘偷偷地问他。
“因为,学长和前辈关系这么好,打饭占座约宵夜,还帮前辈赶跑那些追求者……这些都是男朋友会做的事不是吗?”小姑娘说。
我喜欢立香吗?阿拉什不知道。他没谈过恋爱,从小到大好像也没有过暗恋对象。对立香的感觉一直以来也是模模糊糊的,与其说是喜欢倒不如说是习惯,习惯了大清早起来微信记录里仅仅三个字一个表情的问好,习惯了一出阶梯教室的门就能看见女生橘色的头发和金色的眸子,习惯了提醒之后伸长了去舔嘴角的油渍的小舌头……阿拉什不知道这算不算恋爱,至少自己也没达到社长小姑娘看的言情小说里那些所谓分不开离不得如胶似漆形影不离。只是习惯。真的只是对立香的存在感到习惯而已。
直到这封信的出现。
其实阿拉什偶尔也会有些危机感,心想如果哪一天立香有了男朋友自己是不是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和他经常在一起了?拉美斯小哥也多次撺掇他(或者说很强势的命令他)去跟立香告白,当时他打着哈哈说没必要吧我对她不是那种感情啦,却被指出脸上有些发红。
“我们真的只是闺蜜啦。”他总是无奈地摆手。
直到这封信的出现。
直到这时候他才忽然想起来,自己与立香还是只是以“闺蜜”冠名的普通朋友呢。

6.
阿拉什没对别人说过自己的另一个身份——这么说好像有些奇怪,不过阿拉什是学校的心理医生助理兼学校树洞代理人这个身份的确没有与人说起过。迦勒底大学心理医师罗马尼·阿基曼是个光看脸完全看不出内心沧桑的佛系油腻青年。此人开启了秘密树洞的企划后一直咸鱼,撒手不管转而去追网红MAGI☆MALY。阿拉什对于他的所做所谓略感不满,所以没有拆穿那个网红就在自己学校,而且性别是男。
信就是从罗马尼手上拿到的。那天阿拉什照例整理树洞信箱,很认真的一篇篇翻阅并回信,眼看就要收工,结果就拆到了立香的信。
“阿拉什?阿拉什我们今天要收工了哦。”罗马尼捏着脖子推门喊他,“时候不早了,你也要去陪立香同学去打饭了吧?”
“……啊,抱歉。罗曼医生,能不能……给我做个情感辅导?几分钟就好。”
“……啊?”

7.
罗马尼·阿基曼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为阿拉什做辅导。在他印象里阿拉什是个很开朗的人虽然不是没有城府,但一般还算坦诚,总不至于会为什么事情纠结到做心理辅导的程度。
罗马尼认认真真地听阿拉什说完总共不到五分钟——“谢天谢地,如果所有来做心理辅导的学生都能像阿拉什这样好好说话不扭扭捏捏我能省多少时间追我的梅莉酱。”后来罗马尼这么表示——“也就是说,”罗马尼用食指点着下巴,“你想让我帮你分析一下你究竟是不是暗恋立香同学。”
“是的。”
“……这种事情你怎么问我?我也是条单身狗啊汪汪汪。”
“嗯,说起来也是,罗曼医生毕竟还是个佛系油腻青年死宅嘛。”
“……等下,你对我的评价是不是又进化了啊???”罗马尼随便从桌上抽了本书,卷成一卷敲了敲对方的肩,“虽然我没谈过恋爱吧,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罗马尼重新坐好,手里攥着那卷纸筒朝他点点头,“你再重复一下你对立香的感受吧。”
阿拉什想了想:“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只是觉得这个学妹很活泼很可爱,后来深交了也渐渐地完全了解了‘立香’这个人。怎么说呢,并没有因此觉得这个人讨厌,倒不如说觉得对方更加可爱了吧。”
罗马尼点头示意他继续。
“再然后就是‘习惯’吧,对立香的存在感到习以为常,可以说和立香在一起已经算是我的生活的一部分了吧。”
“那,你平常和立香一起做的事,把主角换一个呢?我记得你和一年级的静谧关系也不错。”
“是让我想象对方是静谧吗?”
“嗯。”
阿拉什沉吟片刻,继而皱着眉摇了摇头:“抱歉……我没有嫌弃人的意思,不过,不是立香的话……”
不是立香的话就会有些违和感,他想。
“所、以、说、”罗马尼把纸筒往桌上一敲,对簿公堂似的,“你这家伙根本已经站在男朋友的立场上了还在纠结什么啊我说!”

8.
阿拉什对真实的“立香”的存在抱以包容与承认,也对与在一起的日常持以喜悦与期待。罗马尼觉得最好笑的就是,这个人自诩只是“蓝颜知己”,赶跑了对方这么多追求者不说,还对于立香指向不明的告白感到嫉妒和不安。
“阿拉什,这种事情别人说是不算的。我再问你一次,你究竟喜不喜欢立香?”
阿拉什笑了。
“啊啊,我知道了,谢谢啦,医生。”

9.
“立香,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有也没有关系,你,要不要接受我的告白?真心的哦。”

10.
达芬奇对于阿拉什和立香交往的消息一点也不惊讶。
“我为什么要惊讶?”天才小姐眯起眼睛笑得很开心,“我可是什么都知道的天才啊。”
她想起那个下午,橘发的女生趴在校报编辑室里的桌子上,哭诉自己的男闺蜜太过迟钝,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的暗示。
“阿拉什他明明对我有意思,可是还是自己当自己是男闺蜜啊!”女生敲着桌子说。
“阿拉,关于这个,立香可以给学校的树洞寄封信哦?”达芬奇伸出食指挡在唇边,朝她眨了眨眼睛,“会有用的哦~”
比如说……让迟钝的暗恋对象,清楚自己的内心什么的?

最后,我的口号是,
我爱阿拉什发自内心!!!!!!!!!!

评论(10)
热度(90)
© (˶′◡‵˶)饼砸だ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