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了,现在主攻fgo,刘卢过来的小可爱请三思
顺便是只鸽子

[刘卢]花吐病(又名就算这梗要烂了我也要写)

这一篇以前江朔联文在贴吧发过了……

炒冷饭XD

#刘卢#
#花吐症paro#
#第十赛季设定#
#刘小别自以为单箭头设定#
#勿忘我 #


『刘小别,你去——刘小别?』

刘小别抬起头,嘴角的花瓣落在掌心里。

冰蓝色的,非常小巧可爱的花瓣,还有上面淡淡的红色血迹。

来了,花吐病。

「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病」,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

这种症状早在两年前刘小别就已经听说过了,甚至还见识过。当时的情况是队长正在跟大家一起复盘,忽然撑着桌子撕心裂肺地咳了几声,再抬头就看见他手心里落下来几片带着血迹的花瓣,吓得一众队员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

还好当时方士谦正好回国,就在微草附近办事,听说王杰希的情况立马赶回了微草, 二话不说把王杰希按在墙上,当着众人的面就是一个吻,弄得大家好不尴尬。

『遇上花吐症,要解决只有跟自己暗恋的人接吻。』方士谦舔着嘴唇说,『所以小队长果然是暗恋我呢。』

站在一边整理领子的王杰希红着脸给他来了一脚。

……拜托,我们还在呢,收敛点好不好。

『如果不好意思,或者对方不喜欢你呢?』高英杰这么问。

方士谦耸耸肩,表示不太清楚。

『我知道。』柳非说。

『初三班上有个同学也是得了花吐病,女孩子害羞不敢去告白,结果从那之后每天开始吐花,花上的血丝越来越浓重,直到第二个星期,她再也没出现过。』

『患上花吐病后一周内没有得到与心爱之人心意相同通的吻的话,会死。』


『所以说,你喜欢上谁了啊?』袁柏清把装着热水的杯子往刘小别面前推了推。刘小别皱着眉点点头表示谢谢,然后闭了闭眼睛,眼前浮现出一个叽叽喳喳上窜下跳的影子,大叫着『前辈前辈PKPKPKPKPK!』。

他只觉得胸口忽然就这么一紧,窒息和呕吐的感觉统统涌了上来,还没等袁柏清反应过来,刘小别已经伏在桌上咳了起来,咳得撕心裂肺,小小的花瓣夹带着血丝落在地板上。袁柏清急急忙要扶他起来,被刘小别用完全使不上力的手推开。

『喂我说——』

『我——咳咳、没事……』刘小别说。

刘小别勉强睁开一只眼睛,无视袁柏清的喊叫声,看着地上的花瓣。五片花瓣凑成的花朵,金色的花蕊就像星星一样。这是名为「勿忘我」的蓝色小花,携带着永不变的爱的美好誓约。

刘小别轻不可闻地苦笑了一声。

我对他有着不会不能也不愿消逝的爱,但是……
这份感情,也许他一辈子都不会理解。


卢瀚文做完一天的训练,休息时间拿着罐可乐站在走廊里,另一只手不断的拨着屏幕。

『怎么了小卢?』徐景熙问他。

『前辈已经五天没有回我消息了。』少年噘着嘴,手上也不停,坚持不懈地刷新着消息界面。

『哦,那你加油。』徐景熙拍拍少年的肩。

『嗯。』卢瀚文应着,手腕一抖,空罐子划过一道弧线,不偏不倚撞在不远处的垃圾桶上,弹到一边,发出了不大不小的声响。

卢瀚文有点不安。


『前辈前辈前辈,你回我话嘛!怎么不理我了我委屈qwq回话嘛前辈前辈前辈!』

床头响起了微信提示音,刘小别抓过来看了一眼,瞥见来信人名后瞳孔一缩,一只手捂住嘴,一边将手机摔到床的另一头一边难受地咳嗽起来,接着又是一阵干呕声,花瓣滚落在枕头上,血丝渗出了一连串触目惊心的红色。

刘小别捡起一片花瓣。血丝已经染得快看不清花朵原本的色泽了。

病情加重了。

今天是……第五天。

『刘小别不能再拖了。』王杰希靠在休息室的门边,这么对大家说。

『还是没问出来刘小别的暗恋对象吗?』高英杰说。

袁柏清摊摊手,脸上很是焦灼的样子。虽然平常跟刘小别互相嫌弃捧哏逗哏,但是作为朋友,他也非常担心。

『刘小别到底在犟什么?』许赋挠着头,『他看上去不像这么不懂事的人啊!』

『我觉得……我好像知道点什么。』柳非忽然举手。

『你们谁有卢瀚文的号码?』


卢瀚文站在刘小别宿舍门口,转头看着陪同来的黄少天一脸纠结地站在王杰希身边。

『话说不是我没良心,但是花吐症这么危险的病你们让小卢来试万一人家又不是暗恋我们小卢于是传染了呢?诶等等所以小卢你到底喜欢刘小别没有不喜欢就别乱来啊我说,诶王大眼你瞪什么瞪?』

『我……』卢瀚文咬起嘴唇。

我喜欢的。

他推开门。


刘小别背对着门,跪坐在床上,从卢瀚文的角度只能看见他因为咳嗽而不断颤动的背影和房间里四下散乱的花瓣,殷红色的,像是从心口滴下来的血。

他沉默着关上门。

『咳咳,队、长?——咳、你——』刘小别听见关门声回过头,看见来人后瞪大眼睛,身躯抖动了一下,忽然又大声咳了起来。

卢瀚文看着妖异的血红色花朵从刘小别嘴角滑落下来。

『前辈……』

『咳、出去。』刘小别闭上眼睛,尽量不去看他,结果只换来另一阵咳嗽和干呕。

『我——』

『出去!』

卢瀚文咬了咬牙,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床边,揪着刘小别的领子,小心翼翼的扬起头,把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双唇接触的地方涌进了几片花瓣,有一阵混杂着花瓣的苦涩和血液的腥甜的味道,卢瀚文忍耐着伸出舌头,艰难的透过花层探进刘小别的嘴里。

他感觉到对方愣了一下,然后伸出一只手,紧紧地,紧紧地拥住了他。接下来刘小别接过了主动权,按着少年的肩跟他跌在床单上,翻过身压在身下,急切地交换着这个吻。到后来卢瀚文只能近乎饥渴地接受着刘小别踱来的略有些污浊的气体。

也许是很久以后,也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久,刘小别离开了他的唇,但是仍然没有松手,把头埋在卢瀚文的颈窝里。

『前辈?』

刘小别抬起头来,蹭着卢瀚文的鼻尖。小家伙立马红了脸,眨眨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卢瀚文,你看。』刘小别笑起来。

『没有花了。』


顺便我跟你们将有人跟我说要杰西卡吐绿牡丹

我去查了图



……

……

……

这不就是卷心菜吗?????


评论(15)
热度(216)
© 性感饼砸,在线锤人 | Powered by LOFTER